deklin.le

-17-12-26-
抱着第一次的感动,和没看过的朋友二次走进《芳华》的放映厅,嗯,以后不敢轻易二刷一部电影。想起之前和阿悦骑完三环那天晚上,她说这样的经历就这一次,爱过的人也不会再爱,以后再不会有。就像嚼过的甘蔗。

有趣的是用一句话就能总结电影的故事线——两件胸衣引发两次触摸的悲剧。
一件是胸衣是何小萍的,是她的凄苦;一件是林丁丁的,是她的无情。原著命名为《你触摸了我》,观影后脑海里第一次浮现这几个字时,所有的情绪已经堆积到一个高处,然而脱口而出的只一声叹息。刘峰的第一次触摸是电影的转折,第二次触摸已是电影的结局。

冯导精心挑选的未整容脸是美的,画面的构图、色彩、布景也是美的,在这部充满文艺气息的暖色调中,有幸瞻仰了七八十年代干部子弟的文工团生活,总的来说:有钱真好。

A-少女的别样王子梦:刘峰。
被小萍称作“比雷锋还好的人”,这样纯粹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有吗?我不知道,很难,大概是有的,只是我还没遇见。

B-总想起陈灿站在坦克上发号施令的画面,他迎着夕阳的余晖,吹响号角的时候全身都散发着光芒,我记不住他的相貌,但是这个画面却深入脑海,所谓”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”。
下一个镜头是转到萧穗子脸上的,她的爱慕之意几乎要洒进阳光,倘若他们在此之前素未谋面,我想她也会在此刻爱上他。

C-当全身被烧伤的少年用微弱的声音说出“其实我只有十六岁,是瞒着年龄当的兵......”,在这一刹,我以湿润的眼眶,给予了对生命最崇高的敬意。

解放后不打仗了,文工团解散,那一顿散伙饭给我吃够了青春和文艺的酸臭味,虽然矫情,但是我是真的羡慕,聚会那么多次,从来没有过:次日醒来,众人安居其位的场面。

我这样没有文化的人,对岁月和生活的残酷最多是掏心掏肺的宿醉和无尽的叹息,什么时候能仰天大作:
“......
一代人的芳华已逝,
面目全非
......”

关于好与坏:
其实光是“冯小刚”三个字,这部电影已不需要过多宣传,然而,人站得越高,受到的口舌必定是数倍的。创造者只是创造了物,灵魂是自身,而个性,是千千万万的赋予。应该没有生物终生致力于趋同价值观,小学课文《画杨桃》中就讲述的道理,不过算了,生活中那么多鸡汤,喝了也不长个儿。辩论有利于辩者发散思维和锻炼表达能力,也是极好的运动。

这确实不是我的“芳华”,我们在千变万化的时代中,在电影里,看亘古不变的人性:爱、虚荣、自卑、骄傲、怜悯、善良......它们错综复杂又难以描述,深藏不露又相互碰撞。
如果说《芳华》给我这样“局外人”的最大感动只是因为战争的残酷,爱情的悲叹和生活的心酸,三分之二的观众都被“骗”到拥挤的洪流中掉了几滴眼泪,那有点像新生报道走错教室,懵懵懂懂的,就被学长学姐撩完了。

在我看来,一部完整的作品出炉,像万千工作人员用血汗精铸的一位少妇,她最终是赤裸的,以最妖娆的姿态展现在你的眼前,市场将上亿次地复制这件艺术品,任何拥有的人都可以肆意妄为,你想为她穿白色的旗袍就穿白色的旗袍,想给她画褐色的眉梢就画褐色的眉梢,就是在作者的眼里,少妇也是千姿百态的,她创造的是一个已经岁月陈仓的妇女,而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。

本来急于去看完《芳华》原著再发表观后感的,随后想了想:那等我看完,我记的东西是影评还是书评呢?
毅然决定,暂且放下这一首颂歌,等过些时候我对这部《芳华》忘得差不多,再去读严先生笔下的《芳华》。